“蓝鸟”Twitter或将落脚中国 微信微博嗅到危机

作者:  浏览量:1103  发布时间:2014-04-02 04:14:17  

      3月19日清晨,迪克·科斯特罗(Dick Costolo)苏醒在一个陌生的东方环境里。他套上棕色水牛皮皮鞋,理了理黑色的西装衣领。在酒店走廊里,这位人称“微博鼻祖”的Twitter(推特) CEO,毫不吝惜充满喜剧天赋的夸张微笑向服务生问好。但很快他又陷入了略带紧张的状态——随行人员告诉他,即将开始的座谈会可能有媒体“伏击”。

  从9点开始就苦守于复宣和复旦皇冠假日两家酒店的十几个记者正准备随时拦截这个互联网红人。在他们眼中,科斯特罗选择上海作为初次访华的城市,本身就极具新闻价值:上市刚好半年的Twitter、炙手可热的自贸区概念,以及“禁果”心理刺激出的兴奋感。

  据知情人对《中国经济周刊》透露,这次做足保密工作的座谈会虽是复旦大学新闻学院,但真正的主办方是上海市政府外事办公室。科斯特罗主动提出上海之旅,双方议定全程闭门,所有与会师生皆被“禁言”。

  掌门人的勃勃兴致和政府搭桥,为Twitter这只“蓝鸟”(注:其品牌标识为简化版蓝鸟图案)落脚中国平添了几分想象空间。

  神秘的“蓝鸟”之行

  3月17日,就读于复旦大学新闻学院大三的张晓(化名)收到了一条内部群消息,得知科斯特罗此次复旦行的行踪。他立刻点击邮件的报名链接,将想要参加座谈会的信息回复给辅导员,没想到还是慢了一拍。

  “这次座谈会的‘入场券’是凭回复速度筛选的,一个年级只能抢到一个名额,本科和研究生一共7个学生入选,其中一个没有到场。再加上学校推选的一个优秀学生,现场一共有7个学生代表。”记者从熟知详情的一位人士处获悉。

  同样错过与科斯特罗近距离接触机会的还有研二学生王玉(化名),“我最早是在朋友圈看到一个外媒实习的同学发布了预告,几分钟后这条预告就被删除了,当时还以为这种活动学院会有正式的公告。”

  王玉辗转找到了发送时间为3月17日上午11点的报名邮件,注明的报名截止日期是次日,但到了17日下午,他就提前收到了辅导员关于名额已满的通知。

  顺利抢到名额的李风(化名),全程体验了这次神秘活动。3月18日早上,他收到院方告知入选的短信,写明“活动地址晚上通知”,到了晚间,又收到了要求19日上午9点15分在文科楼前集合的短信。或许是为了防止提前走漏风声,即使是发给学生的短信也始终没有提到座谈会的具体地址。

  但活跃于IT条线的上海记者还是做好了“十面埋伏”的准备。复旦旗下有两大酒店,一是位于校门口的复宣酒店,一是新闻学院对面的皇冠假日酒店,两处大堂都架起了“长枪大炮”。一个多小时后,复宣酒店外的记者才发现扑了空,纷纷转移阵地。

  而进入座谈会现场的与会师生则被“收走”了手机,并被强调因是“秘密谈话”而不允许录音。等待良久后,科斯特罗一行6人姗姗来迟,除他本人外,还包括Twitter亚洲地区公共政策人员、全球公共政策主管、两名工程师,以及行政助手。

  40分钟后,科斯特罗在“人墙”的护卫下,于秘密通道离开。

  科斯特罗流露投资意向

  虽然没有一家媒体受邀介入科斯特罗的这次私人旅行,但这个被戏称为当今硅谷最具幽默感的科技大佬,骨子里还是难掩一股浑然天成的诙谐气质和表演欲——复旦之行就完美验证了他带动现场氛围的能力。简短的发言过后,座谈会就进入自由交流环节,大家踊跃发言,并不时被科斯特罗滑稽的表情逗乐。

  据《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了解,抵沪以前,科斯特罗曾在东京短暂逗留。18日15时41分,他又以“棒极了!”回应《连线》杂志创始人Jonh Battelle关于“中国咋样”的提问。

  据悉,在为期三天的短暂旅行中,科斯特罗还和包括自贸区代表在内的上海官员碰了面,但在复旦大学的座谈会上,他明显打定主意不会透露半分玄机,将大部分时间留给与学生讨论当下社交媒体的流行度,对新闻学院学生如何看待140字符即时推送消息的工具、怎么定义“记者”等问题表现得饶有兴趣。

  有趣的是,虽然活跃用户数量还远不及另一个社交网络巨头Facebook,但科斯特罗在座谈会上似乎流露出某种叫板的意味。具体表现是:他在对Snapchat(一款由斯坦福大学两名学生开发的私密图片社交应用)的“阅后即焚”模式大加赞赏时,提到被Facebook高价收购的照片分享软件Instagram时,称其“只有放一张完美照片才能得到100个赞”的模式增加了分享的顾虑。

  一位与会者还告诉记者,经常妙语连珠的科斯特罗此番避谈是否进军中国的敏感话题,整个团队都表现得高度谨慎,“几乎回答了除‘会否进军中国’以外的所有问题。”但这位人士也解读,“他可能流露出一些投资中国媒介的意向。”

  记者了解到,目前中国也有一款类似Snapchat的应用“咔嚓”,所有照片只有1到10秒的生命周期,不过,新版Twitter已在私信内添加了图片流通功能,未来会否像Facebook那样收购照片分享应用软件,依然是未知数。

  “蓝鸟”或落脚中国

  知名IT博主、上海戏剧学院新媒体领域副教授陈永东也在密切关注着科斯特罗的上海之行。他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表示,将之视作是Twitter立即进入中国的信号可能还有些武断,但“科斯特罗想要打通大陆通道,这是毋庸置疑的”。

  2009年6月,和Facebook一样,Twitter在大陆地区遭到屏蔽,但与Facebook掌门人扎克伯格多次对中国市场抛橄榄枝的积极态度比,科斯特罗此前一直显得不温不火。即使在这次访华前,Twitter方面也坚称“没有任何改变服务以进入中国市场的计划”。

  一位IT圈内资深人士分析,去年上海自贸区由国务院批准正式挂牌,出台了不少创新措施,所以科斯特罗很有可能想借此机会了解自贸区有无互联网管制的新政。

  公众围绕这只“蓝鸟”会否落脚中国的猜想由来已久。2012年1月,Twitter曾在官网发表声明,称“已经拥有了针对特定国家用户采取措施、屏蔽相关内容的能力”。它推出中文版APP的举动也被认为是看好中国市场的旁证。

  而2013年9月,一个似乎更明确的讯号是:Twitter筹备上市期间,曾公开招聘大中华区的媒体合作主管,因为这是Twitter首位专职管理大中华区业务的全职雇员,所以被广泛认为是它在美国外开辟营收来源的努力。

  不过,陈永东对记者分析,由于非纯文本信息过滤存在难度,政策时机或许尚未到来,要看政府部门与Twitter的沟通程度。“另一方面,和Facebook相比,Twitter在使用上还存在一点小门槛,而在大陆,网民也普遍反映微信的使用要比微博更简单。”科斯特罗似乎也意识到这个问题,在座谈会的开场白中就坦言:“至少从这几天的观察看,微信要远远更受欢迎。”

  一个不太乐观的例子是,即使没有互联网政策的阻碍,移动设备普及率高的日本和韩国市场上,用户对这一靠140字符传播消息的社交媒体也表现得并不感冒。截至去年9月,Twitter海外用户占其总用户数的四分之三,但海外营收仅占四分之一,在2.32亿的活跃用户总量中,亚洲市场活跃用户仅占25%。

  “科斯特罗在座谈会上也几次提到微博和微信,并承认微博和微信在中国应用非常广泛,发展速度很快。”有与会者如是说。而Twitter在日韩遇冷的一种重要原因正是韩国的Kakao、日本的Line等服务各自在本土走红,不仅夺去眼球,也结交了不少广告客户。

  本土社交媒体嗅到危机感

  对Twitter来说,被微博、微信占据大半江山的中国市场,既魅力无穷,又道阻且长。而对微博、微信而言,科斯特罗的上海之旅也让它们嗅闻出一丝危机。

  尽管Twitter被尊为“微博鼻祖”,但具体到中国市场看,却兼具微博和微信的部分特征。“基本框架上,微博最初跟Twitter比较接近,后来借鉴了Facebook,微博相当于一个Twitter+Facebook的混合体。”陈永东对记者分析。

  而Twitter注重社区化、鼓励用户注册时使用真名的特征,又与微信的朋友圈功能相仿,更似微博与微信朋友圈的混合体。使用Twitter添加好友时,若该用户设置的是私有属性,系统会发送一个好友请求,获得许可后才会看到更新。

  尤其在商业模式上,Twitter也与微博多有交叉。“微博的总体收入来源中还是广告居多,游戏和会员收费相对较少,未来传统意义上的广告数量会减少,广告可能成为一个商业信息的递送,尽可能了解每一个具体用户的习惯来推送,对于这种精准销售,Twitter和新浪微博都在尝试,但是Twitter做得更好一些。”

  陈永东向记者解释,这是因为Twitter更注重大数据支撑,“精准推送需要很多大数据和针对大数据的分析,这样用户才不会厌烦。”去年5月,Twitter宣布收购大数据分析公司Lucy Sort,其主要产品就是可视化导航引擎,能让用户对社交媒体内容进行实时筛选,以便分析总结这些文本。

  不过,在他看来,即使Twitter进军中国,短期内对微博的冲击也不会很大。“以新浪微博为例,它的发展也兼顾到了许多本土情况,而因为屏蔽的问题,五六年前最早使用Twitter的一批人后来可能密码也遗忘了,大面积普及肯定需要比较长的时间。”

  “微博更需花力气应对的,可能还是与微信的竞争,比如说针对微信公众平台,新浪微博近期在推私信里的一个粉丝服务平台,这使它在功能上与Twitter日渐分道。”陈永东告诉记者,“外国网站在中国发展得特别好、增长得特别迅速的,好像暂时还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