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朋友圈,是客厅还是围城

作者:  浏览量:1297  发布时间:2014-05-29 09:45:47  

e8883492-c744-431f-ae51-ef9f89630543

最近,人民日报官方微博一则“该不该戒掉朋友圈”的微博引发广泛讨论,逃离朋友圈迅速成为网络热议的焦点。微信朋友圈,这个基于现实人际关系形成的移动网络社区,让距离不再成为鸿沟,让网络有了温度,被视为朋友间亲密交往的熟人客厅。然而,随着虚拟空间内的分化与异化,私密泄露、信息泛滥伴随着圈内朋友的微妙心态,对更多人来说,生活已嵌上朋友圈的烙印,爱恨交加,欲走还留,微信朋友圈从客厅变成了一座网络围城。

私密泄露,

朋友圈里都是透明人

23岁的华仔美发师郭爱琼“五一”放假回家,50岁的母亲“虚心”地向她请教微信的用法。母亲赶时髦,郭爱琼当然很高兴,一个晚上就把母亲领进了微信朋友圈。从此,母女俩几乎“形影不离”,很方便,也很温馨。但慢慢地,郭爱琼发现自己被母亲“盯”上了。

那天晚上,郭爱琼在朋友圈中发了一张与男性好友的合影,一分钟后,母亲发话了,先把“准女婿”的身高、衣着、外貌一一评论了一番,紧接着又打听家境、背景、职业……郭爱琼好不尴尬,急忙告诉母亲,两人根本不是恋爱关系,可母亲哪里信呢!郭爱琼一赌气,把母亲屏了。此后,郭爱琼虽把母亲又“请”进了朋友圈,却再也不敢发类似的图片和文字了。她说:“我并不是要瞒着老妈,但毕竟两辈人之间对一些事情的看法不同,老妈的闯入让我快成透明人了!”

微信朋友圈是朋友交往的一个私密圈子,就像几个好友坐在山间茶屋,边品茗边聊天。然而,这种宁静却因“不速之客”的进入而被打破。罗慧英是南京金中实小的老师,一天,一个好久没见面的朋友打电话问她,某某人是不是她的好友。罗慧英正纳闷着,这位朋友告诉她,是在另一个朋友的微信朋友圈上看到她和某某人一起吃饭的照片。罗慧英有五六个要好闺蜜,时常在一起聚会。这种聚会也是一个私密的小圈子,没想到聚会中的一位朋友把照片发到朋友圈上,还把在座每个人的姓名、职业、聚会地点都写得清清楚楚,等于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发布会。“自己与某人的友情成为别人的谈资,这让我多少感到不舒服。”罗慧英说。

朋友圈的推送功能,让我们的触角不断延伸,一些别人的私密你并不想知晓,却时不时推送到你面前。今年35岁的黄雪婷是个“高资”剩女,最近加入了一个初中同学微信群,本以为毕业20年后再聚首,大家可以好好叙旧。然而,时光冲淡了记忆,大多已为人父母的同学,微信上聊的都是孩子、尿布、老公、婆家……其中一位女同学最爱发她与婆婆的“斗争史”,晒自己的经验得失。黄雪婷既没这方面的经历,也不想知道别人的家长里短,只能选择沉默。

尽管如此,朋友圈仍是一个让人难以放弃的移动网络社交平台。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吕方认为,之所有如此,是因为微信有其存在的优势。朋友圈都是自愿加入、平等对话的朋友,可以表达自己的想法,朋友间有共同的价值观。他说,从现实朋友圈到微信朋友圈需要一个强化共同价值观、构建新的游戏规则的过程。如果不了解或不遵守微信朋友圈的游戏规则,自然就会经过一个自然淘汰、筛选和重构的过程。

信息泛滥,

“零距离”让友情变得有距离

在许多人眼里,微信朋友圈就像亲密朋友间的聚会,或发一段感悟、或讲一则笑话、或拍几张图片,总会因真实熟悉可感知而变得有温度,也能从只言片语中感受到对方的生活状态。然而,微信朋友范围的泛化、朋友圈垃圾信息的泛滥,让朋友圈时常发出不和谐的噪音。

已过不惑之年的王欣是报社资深记者,朋友圈的好友多数是与她年龄相仿的成熟知识女性,但其中一位50岁圈中好友的生活秀却不断改变王欣对她的看法。这位好友自从学会微信后,天天都发4张以上变了形的大脸照。在海底捞吃个饭要秀一下,吃根油条也要发张照片,甚至买双袜子都要告诉圈中好友,几乎把生活中的所有琐事都发到朋友圈来。

“她的这些生活秀,彻底颠覆了我对她原有的看法,她在微信上天天风花雪月,把好的一面无限放大,让我感觉到特别不真实,甚至感到虚伪。”王欣说,微信朋友圈把远近不同的朋友都拉到了等距离平台上,但距离的重构并不能重构友情。朋友交往是需要距离的,有了距离才会有安全感,交往才会更持久。而且朋友也分亲疏远近,比如有些朋友只需隔段时间见个面,不需要了解他们的日常起居。如今,微信朋友圈却成为等距离交往,有些表达欲望特别强的好友甚至成了零距离。

除了每时每刻“秀生活”,不停转发的养生秘诀、心灵鸡汤,则是朋友圈的另一污染。吕方朋友圈中就有这么一位好友,喜欢发佛家禅语,刚开始,吕方以为偶尔转发也在性情之中。但是,当吕方发现他天天都发好几条时,就感到不适应。“他天天在朋友圈中‘劝人向善’、天天说着‘大爱无疆’,但他在现实中并不是这么回事!他是想表达自己高尚的人格,还是想教化别人?”吕方说,正因为是建立在现实朋友关系的基础之上,好友相互间比较了解,太过掩饰或露骨,与现实反差过大,都会让好友产生距离感。

微信与微博的最大区别在于它是一个基于现实朋友圈的强关系网络。微信传播的到达率更高,忠诚度更高,转化率也会更高,这也让微信朋友圈充满了商机,你一不小心就成微信好友营销的对象。兰万泉是优码公司的经理,为广积人脉,他加了1500多个微信好友。他每天收到的求点赞、转发广告少则数十个,多则几百个:点赞兑换电影票、KTV优惠、拍婚纱打折卡……“点个赞、转发一下,只是点点指头,也就罢了。但如果扑面而来的总是这类信息,你会感到很厌烦。”

不仅如此,不断膨胀的朋友圈名单,也让朋友的概念开始泛化。南京航空航天大学人文与社会学院副教授张杰认为,微信本来是个私密的排他性朋友圈,但为了满足用户对社交的需求并吸引更多人使用,微信从一款社交工具演变成集合多种功能的交流平台。生活中熟悉的人成为微信好友,点头之交也加上了好友,彼此间既不熟悉也难有共同话题。人越多,内容的冗杂度必然越高,反过来会伤害了原有的优势,朋友之间本来的亲密感也慢慢消失。

微妙心态,

一不小心触动敏感神经

现实中的人际关系进入微信朋友圈,举手投足,你还须处处留意,也许一不小心就会触碰人际交往的敏感神经。

30岁的温萍是省级机关的公务员,3年前她从微博转移到微信,但随着微信好友不断增加,特别是领导同事的纷纷入驻,温萍开始谨言慎行。即使这样,温萍还是给自己惹了麻烦。那一次,在做完几天繁重的会务之后,温萍在朋友圈发了一句“希望再也不开这种无聊的会议了”。同在局里工作的好友悄悄警告她,隔墙有耳。温萍听了赶紧把这句话给删了,但分管领导还是打电话问她,是不是对工作有意见,并提醒她以后在公共场合说话要注意影响。无意的一句吐槽,却惹来口舌之祸,让她有苦难言。

同事领导成了微信朋友圈的好友,关系的相处也变得微妙起来。刘滨在银行工作,领导很喜欢秀自己的书法,同事们看到后都争相点赞,品评转发。“不给点个赞,不去赞赏一番,好像不合群,领导会不会觉得我对他有看法?如果违心地跟风拍马,又觉得勉强。”赞与不赞,刘滨很纠结。

秀生活中的乐事、事业上的成功,有时并非有意炫耀。然而,有人春风得意,就会有人落魄失意,当朋友圈把大家聚在一起时,个中滋味就耐人寻味。大学毕业10周年同学聚会后,每上一次微信,胡志宏心头就增添一份酸楚。在朋友圈里,这个同学秀一家三口甜蜜的出游照片,那个同学炫耀刚买的新车,自己却事业无建树,婚姻无着落,在南京还租着房子。最近,一个当时学习成绩远不如自己的同学再次在朋友圈里发刚换的豪宅照片时,胡志宏默默地退出了朋友圈。

       从新网络社交平台出现时的趋之若鹜,到使用一段时间后的纠结与逃离,反映了人们对网络社交寄托了某种“乌托邦”式的期望。张杰说,现代社会生活节奏快,压力大,再加上各种社会状态的变化,人与人之间的隔阂越来越大。各种网络社交类工具的兴起,从本质上看,是人们内心对于轻松自如人际交往的向往。但我们对这个世界的理解,往往非常主观。我们很难看到全部的现实,仅仅看到我们所看到,或选择看到的那部分。当我们的认识角度有问题,就容易以偏概全,缺乏包容,朋友圈的微妙关系由此产生。很多时候,别人并没有直接招惹你,也没有谁能真正绑架你的生活,是你的心,你的思想在作祟。微信朋友圈是中国熟人社会的一个缩影,网络社交空间难以承受之重。过于依赖虚拟社交平台,忽视了现实朋友间的交往,反而形成了对现实朋友圈的解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