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之后玩什么,阅后即焚能将其取代吗?

作者:  浏览量:852  发布时间:2014-08-22 09:05:58  

微信之后玩什么,阅后即焚能将其取代吗?

互联网产品每隔几年就有一波新浪潮,总的趋势是产品要年轻人喜欢、成本低、操作方便,无须在乎内容质量的高低。

沈博阳曾经出任过雅虎和谷歌的高管、人人网的副总裁,随后创立了糯米网,而后加入领英。澎湃新闻记者在8月14日就互联网创业、互联网社交平台的迭代发展对他做了专访。分享了互联网创业者应具有什么样的素质和视野。

在采访中,沈博阳介绍了美国最近出现了一些好玩的社交应用,比如阅后即焚,同时他做了趋势性的预判,这些东西在中国是否会有类似产品出现,是否会成为微信之后的主流社交产品。预判的结果是开放性的,没有定论,但他肯定互联网产品每隔几年就有一波新浪潮,总的趋势是产品要年轻人喜欢、成本低、操作方便,无须在乎内容质量的高低。总之,这些炫酷的新玩意,上了年纪的人是看不懂的。

澎湃新闻:BBS之后是博客,博客之后是微博,微博之后是微信,微信之后你预计将要流行什么?

沈博阳:我和腾讯研发微信的朋友也在聊,下一波是什么,他们认为,互联网产品每隔几年就会有一波新的浪潮,就看谁能抢先获得这个门票。没有抢到的,只有再等几年。所以说不准会出现什么新东西,美国现在就有些新的玩意,如阅后即焚,看完就没了。微博和微信,你发完忘了删就会一直在那,有时候看自己的微博就会觉得难堪,我三年前怎么还发这么个东西,应该删掉的。所以有了这种产品,你发东西的负担会轻一点。美国还有一种新的产品,已经有好几个类似的应用,就是发东西的流程变得简单,我们现在发微信、微博,先照相,把图片选好,甚至还要修饰一下,还要配好文字,然后再发。新的潮流是一键发送,照的瞬间就发出去了,不用保存,更不用修饰,同步就做好了,这就是年轻人的东西,不大能看得懂,他们的东西就是快、好玩,不在意照片的质量,我们上了年纪的人真的看不懂。

另外,可穿戴设备也是一个潮流,可能眼镜、手表都能发东西,能和朋友共享。这是谁都没有办法预先判断出来的,但总的趋势就是年轻人喜欢的,更酷,更炫。发东西没有成本,怎么发更快,不用考虑发出去的东西有多牛逼。还有就是虚拟现实,通过一个装备把虚拟和现实揉在一起。Facebook就收购了一个类似的公司。

澎湃新闻:你毕业以后去过很多大公司,现在有说法是第一份工作不应该到大公司去,你认同吗?

沈博阳:没有完全正确的答案,因人而异,我倾向于先进大公司去历练,学做事的规则,然后出去创业或做其他选择,不然做事可能会有一点野路子。但是必须承认,很多伟大的公司是辍学的人做的,很多大公司出来的人就可能会循规蹈矩,就难有什么突破。但是这样的机会,能有几个人可以把握住?更多的人还是应该做一些把握大的工作。

澎湃新闻:你在糯米网的四年成长最快,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沈博阳:管理带宽的增长。谷歌强调扁平化、小团队,我在谷歌最多管理不到十个人,而在糯米网有2500人,很多领域都要涉及。直到我去领英总部面试时才感觉到这个进步,两天见了各个部门的负责人,将近20人,和他们聊的时候,我都有具体的案例、心得和他们分享,怎么做人、做事、做企业文化,只有做一个大公司的CEO,才能聊出这些东西。

澎湃新闻:你本科学的专业是化学,后来改学计算机,如何自我定位,少走弯路?

沈博阳:我的执业生涯拉长了看,是很平稳的,有起伏,也有增长缓慢的阶段。好多东西没办法百分之百想清楚,只能摸石头往前走,但一定要清楚只有积累足够了才能做好事情,要有一个厚积薄发的过程。第二不要迷茫,很多年轻人问我,看周围充斥很多负面的东西,大家很迷茫,这时候就不能闲待着,哪怕拿本书去看,先做好手头的事,以后的机会就会来。第三,人一辈子会有几个机会,当你做重大的决定时不要太计较眼前的得失,要看长远点。当年我从谷歌出来做糯米网,问周围的朋友,他们就考虑的多一点,低于150万的工资不去、少于50人的团队不去。我看得远一点,就出来了。很多人也在试图去算怎么走,但是计划是赶不上变化,原来少年班出来的很多人不是也没落了吗,早出发,不一定会一直领先。

澎湃新闻:领英的用户大多是免费的,最终如何盈利?

沈博阳:最终用户不赚钱,但我们分析用户使用过程中留下的信息,可以为公司客户提供招聘、营销、销售的解决方案,这满足了任何企业最核心的三件事(招聘、营销、销售),现在这三块分别约占我们收入的55%、25%、20%。当我们的用户不够多的时候,想再多也无济于事,所以我们现阶段只要把团队搭建好,用户服务做好,用户数做上去就可以。

澎湃新闻:海外互联网公司在中国水土不服,这是为什么?

沈博阳:海外互联网公司在中国几乎没有成功的,我们对这个问题也很重视,花了4年时间做市场调查发现,一是中国的互联网市场太大,国外的成功模式基本都有强大的竞争对手,而且有投资资金做后盾,资金充足,它们发展很快。海外公司进来优势并不明显;二是,海外公司在中国设立分公司,就没有创业氛围,大家是打工的心态,勤奋度、反应速度都不太够,团队没有自主权,很难快速适应中国的变化。回头看领英,这个模式在中国还没有比较强的竞争对手。为了营造创业的氛围,同时也为建立独立性,领英、宽带资本、红杉资本中国,三家设立合资公司,我的团队成员没有美国领英的股票,但是会有领英中国的期权。这样在激励和退出机制上就更像一个创业公司。此外我们的架构也注重独立性,董事会独立于领英美国,我直接向领英全球CEO汇报。 这一点,在中国的跨国公司不管生意做得多大,也不大有这样的机制。

澎湃新闻:怎么应对跟随者的竞争?

沈博阳:这个行业发展速度慢,很需要耐心,领英在美国创立的时候虽然有强大的人脉,但做了一年半用户才100万。如果中国的社交网站做了快两年才100万用户,投资人会受不了,会要求你转型,中国的互联网是很浮躁的。另外社交网站的生存法则是网络效应,具体说就是大的越大,小的越小,同一个领域不可能有两个差不多大的企业,就和微信的地位一样,易信、来往这些是很难长大的。而且,当很大一个群体开始用我们社交平台,你去说服别人加入一个很小的平台,他就不大愿意,当最核心的人群已经在我们这边,再加上网络效应,其他的小的网络就很难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