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红包争议起 抢完红包应否交税?

作者:  浏览量:654  发布时间:2015-02-27 09:11:05  

  抢红包点到手软。记者邵权达摄

  微信红包争议起 专家网友四问答

  今年的过年气氛仿佛都融入了热闹的微信群中。微信抢红包热潮过后,也传来了一些争议之声。

  有网友表示,微信红包推远了长辈与儿孙之间的关系;还有网友担忧,类似微信红包的互联网金融打钱方式,是否会成为新的隐蔽行贿手段;更有专家表示,“红包接龙”与“网络赌博”之间仅有一步之遥。而上下级之间微信发红包是否违规、抢到的红包钱是否应纳税等问题,也是争议的焦点所在。

  唉!

  距离拉近还是推远了?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

  正方:

  “潜水者”纷纷被炸出

  “尽管一共花不了多少钱,但也算是个有意思的游戏。”市民王先生告诉记者,他和朋友的聚会中,就采用了微信发红包调节气氛的方式。他认为,这种方式相对于过去在酒桌上纯喝酒、纯吃肉,多了些娱乐性,而且每个人都能够参与其中。就算是平时不怎么说话的人,也会加入到热闹的气氛中。

  市民孔先生表示,今年他在高中同学群中找到了新的聊天方式,就是扔“深水炸弹”——微信红包。红包一扔出之后,就会有不少“潜伏”的同学“浮出水面”抢红包。他认为,微信红包客观上让他与朋友多了更多的话题,也减少了陌生感,是一种不错的方式。

  反方:

  发完红包被踢出群很受伤

  然而,市民黎女士却感觉到,因为微信红包,她和下一辈之间的关系似乎被推远了。

  她说,过年期间,家里的晚辈们平时一起聊天的“兄弟姐妹”群里,拉入了一批长辈进入群中,她“有幸”成为长辈组的其中一员。他们作为长辈的“工作”也很简单,就是接受晚辈们的“拜年”后,被要求“发红包”。

  她表示,这种方式其实是不错的,既能够省去奔波的辛苦,又能够感受到晚辈们的敬意,发起压岁钱来也方便许多。但过完年之后,由于长辈们的“任务”已经顺利完成,群主就把她和其他长辈从群里给“踢”了出来,这让她与晚辈之间的感觉又疏远了。“反而不如以往当面给红包更有亲切感。”

  微信抢红包到底是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还是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再次推远?对此中国社会学会常务理事、武汉大学社会学系教授、武汉大学社会学研究所所长周运清告诉记者,微信抢红包只不过是一种新科技手段下的一种“方式”,不能评价其到底是好还是坏。他说,每一种新科技手段总会带来一种生活的“变革”。他自己今年也利用微信红包功能给自己的晚辈们发了压岁钱,在他看来,似乎是拉近了一些距离,而且他和晚辈之间也能够享受这种高科技手段带来的快乐。

  他强调说,人们在使用高科技手段时能够带来快乐固然是好的,但是,也不能因为没有带来快乐或不快乐就全盘否定高科技的作用。“不要用好坏去评价一种新事物的出现”。

  咦?

  险成赌博?

  有此一说!

  “我觉得,原本是移动社交和娱乐相结合产物的‘抢红包’,经由一些人不断创新玩法,似乎让‘抢红包’滑向了一种新型‘网瘾’。”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李俊慧语出惊人地表示,在红包接龙的几种玩法中,所有参与者都可能涉嫌聚众赌博或赌博罪,“红包接龙”与“网络赌博”之间,仅有一步之遥。李俊慧称,是否“以营利为目的”是认定的关键。组织者或参与者是否有“获取数额较大的金钱或者其他财物”的想法或目的,是是否构成赌博罪的核心。如果有组织者自出资金发起每轮拼手气红包且参与每轮手气最佳红包分配(固定抽头渔利),可能涉嫌“开设赌场”。

  嗯?

  应否交税?传统红包交没交过?

  “微信红包”涉及资金转移,接受资金的一方是否存在缴纳个人所得税的问题也引来热议。

  互联网金融从业者李明撰文称:“微信红包”所得具有较大偶然性,根据我国《个人所得税法》,偶然所得税率为20%。然而《个人所得税法实施条例》规定,偶然所得是指“个人得奖、中奖、中彩以及其他偶然性质的所得”,单次不超过200元的“微信红包”与之并不具有可比性。此外,由于该项资金转移被冠以“红包”之名,就不再只是单纯的资金转移,而是具有浓厚的民俗色彩的行为。

  李明表示,对于民间红包赠与,我国法律并无明确规定收税,对民间习俗采取的是容忍态度。但“微信红包”的参与人群范围更广,与传统的亲属间红包赠与行为也有一定差别,因此其法律地位仍需明确。

  李明同时表示,沉淀资金及其利息归属是第三方支付平台都存在的问题。根据中国人民银行的有关规定,沉淀资金本身归属于客户,由支付机构保管,根据客户的支付指令进行操作。具体到“微信红包”中,在转账制作红包到红包接受者接受红包前,资金属于发放者;在红包被接受到接受者提现前,资金属于接受者。

  而根据中国人民银行《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存管办法》第二十九条规定,支付机构应当按季计提风险准备金,存放在备付金存管银行或其授权分支机构开立的风险准备金专用存款账户。风险准备金按照所有备付金银行账户利息总额的一定比例计提。尽管没有明确规定利息归属,但这意味着监管机构默认沉淀资金利息在提取风险准备金后,其余可以归于支付机构。对此学界依然存在较大争议。从基本法理角度看,该部分资金的利息作为备付金的法定孳息应当归属于用户,上述规则使支付机构获利颇多,但对用户而言则有失公平。

  李明表示,具体到“微信红包”,在制作完成到接受者提现期间,总计时长最长为6天。而且使用时间较为集中(春节前及假期),每次支付金额较小,从制作到发出平均用时较短,可能带来的沉淀资金利息规模较为有限。

  哇!

  用来行贿?

  没这么傻吧!

  微信红包会诞生新的互联网腐败问题吗?在反腐专家、中国纪检监察学院副院长李永忠看来,目前利用微信红包行贿是很不高明的手段。

  李永忠说,由于微信红包有上限,所以如果要行贿,相关人员必须多次向单人行贿,但所有的微信红包转账都会有记录,因此用微信行贿,留下的痕迹是很明显的,一查就能发现问题。“微信红包行贿只存在一种理论上的可能,因为所有的转账都会留下痕迹。”李永忠表示,通过媒体提醒那些现在想利用红包行贿的人很有必要,打下了这剂“预防针”,能让很多人少走歪路。

  抢红包

  手痒

  昨日,深圳很多公司上班第一天,按广东当地的风俗领利是,深圳腾讯公司总部一年一度的排队领开工利是,员工在大楼里外排长龙。据腾讯员工介绍,“每年开工的这一天,所有未婚的同事都会向身边已婚的同事和老板们去讨利是,这种传统让大家能够感受到温暖和融洽,也让公司的所有高层和员工有一次最近距离的面对面接触。”

  广州日报记者轩慧 摄影报道

  抢红包

  手残

  文/广州日报记者黄蓉芳

  通讯员黄贤君

  “开工第一天,就有40多个颈椎病患者来就诊,居然一半以上是手机抢红包惹的祸。”昨日,广医三院中医科副主任医师胥海斌说起自己新年后首日出诊的“奇遇”,大叹匪夷所思。他说,春节后的确是颈椎病的高发时间段,“但像今年,一个红包就‘放倒这么多颈椎’还是让人哭笑不得。”

  医生:一个红包“放倒这么多颈椎”让人哭笑不得

  40个颈椎病患者

  一半抢红包惹祸

  本来就觉得“脖子有些不舒服”的李小姐,从大年三十开始,就以高涨的热情加入了朋友圈的抢红包大战。连续几天,每天都是早上一睁开眼,就机不离手。吃饭、上厕所、坐车,都在“刷”各种微信群。

  抢红包:

  抢得筷子都提不起来

  刚开始的两天,李小姐只是觉得脖子有点僵硬,但不是很在意;到了第三、第四天,她开始觉得脖子活动不灵活,肩膀酸痛。谁知越来越严重,到最后,连手指也开始出现或疼痛或麻木的症状。“一点力气都没有,一双筷子也拿不起。”

  昨天,她来到广医三院中医科就诊,胥海斌让她照了一个颈椎×光片,发现她的颈椎已出现生理曲度反弓。“这是典型的长时间低头,导致颈椎生理曲度改变从而产生的神经根型颈椎病。”

  本来患有比较严重的颈椎病的陈先生,之前经治疗,已经连续1年没有发作了。然而,就是因为春节期间连续3个多小时参与了抢红包的游戏,颈椎病又复发了。“抢完红包,起身抬头时,突然天旋地转,接着就是呕吐,我知道颈椎病又发作了。”他说,“所以,上班第一天就来医院了。”

  胥海斌说,春节后的确是颈椎病的高发时间段,主要原因就是长期保持低头的不良姿势对颈椎造成的损伤。颈椎病在患病初期可能只是颈肩部的肌肉酸痛,或上肢肢体偶尔麻木无力,但若不给予重视,不能及时治疗,病情会越来越严重,一些患者会出现头痛、头晕、视力减退、耳鸣、恶心,更严重的患者甚至出现大小便失禁、性功能障碍、四肢瘫痪等症状。他提醒,如果出现头晕、头痛、呕吐、恶心、耳鸣、严重失眠、视力减退、颈痛、肩膀酸痛、手臂无力、手指麻木等症状,一定要到医院排查是不是颈椎病发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