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监会原副主席:微信红包和金融秩序没大关系

作者:  浏览量:765  发布时间:2015-03-04 09:08:50  

“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没有够,只有不足。现在我们在新常态下怎么发展,必须要去认认真真地思考,踏踏实实地去做事。”3日上午,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银监会原副主席蔡鄂生在北京铁道大厦政协经济界驻地接受了记者的采访,针对金融改革、民营银行发展、互联网金融等一系列经济、金融热点问题作出解析。他表示,金融改革的目标和任务的实现需要有一个过程,关键要看市场的承受程度。

  “金融改革要有过程,关键看市场承受程度”

  记者:去年的金融改革达到了预期目的没有?

  蔡鄂生:改革目标和任务要有一个过程,关键是要看市场的承受程度。你们的感受还不清楚吗?现在,我思考的问题不是说改革目标怎么样,按照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改革目标都已经说得比较清楚,蓝图很清楚。我们的节奏特别是整体的协调、系统性怎么能把握好,特别是整个社会的节奏怎么平衡,这样才能达到真正稳定增长的改革。

  记者:在“一带一路”建设中,怎么具体发挥金融对产业的作用?

  蔡鄂生:关键看实体经济和整个战略布局。国家是有部署的,金融到底是第一性、还是第二性,要看好。从中国的实际来看,金融还是要依托实体经济,而且中国的资产、企业的资产负债表,你看看它的结构,然后再来看金融,负债里头的金融结构都是什么?银行在负债结构的比例,这么多年变化大或小?……看问题,要把这些事情打开,一层一层来看。

  记者:在经济新常态下,金融怎么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支持力度够吗?

  蔡鄂生: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没有够,只有不足。现在我们在新常态下怎么发展,必须要去认认真真思考,踏踏实实去做事。

  记者:继2014年证监会机构改革之后,银监会也启动了前所未有的改革,这也是银监会自2003年成立以来首次大规模的架构调整和监管转型。怎么看待银监会的构架改革?

  蔡鄂生:我现在只能说,这种改革也是按照整个改革的基本想法,银监会经过讨论、经过批准的。关键是关于监管的问题,监管的根在哪是主要的,另外要看监管效果如何。

  “不良贷款上升正常,不用过于担心”

  记者:现在货币环境是不是比较宽松?

  蔡鄂生:你兜里有钱吗?我觉得,看市场宽不宽松、紧不紧也是多视角的。你说现在经济下行了,说企业有困难了,说融资有困难了,你就说是紧了吧。那你要把整个资产负债表打开了,你一看前几年的投放,三期叠加,问题又摆在那里。任何事情,这么看是一回事,那么看是另一回事。

  记者:金融业呈现不良贷款反弹等趋势,如何防范不良贷款风险?

  蔡鄂生:在经济下行期间,商业银行的不良贷款增加是正常现象。当年由于历史原因,我国银行业的不良率还曾达到20%以上,最后也都妥善处理了,现在尽管不良贷款有所增加,但银行的拨备机制已经完善了,不用过于担心。我们很多建设项目包括房地产开发商,暴利不暴利不说了,从根上来讲,到底有多少是它自己的钱?有很多企业在赚钱以后盲目扩张,扩张结构跟整个发展失衡了,再加上银行这么多年的贷款风险,很多事情实际上不匹配,造成了在投资发展过程中“短钱长用”,一旦经济发生一些变化,产业结构调整,资产负债结构就发生变化,银行也要考虑自身的风险,把债款一收就出问题了。为了保证资金安全,银行要动脑子,遇到市场出现问题,该退出、该干嘛,那就要发力。

  “传统银行和互联网金融谁也替代不了谁”

  记者:对近期银行可能获发证券牌照以及金融混业发展问题,你怎么看?

  蔡鄂生:大而全、小而全到底好不好,你们自己去思考。各类金融机构都有自己的功能和定位,这些功能是可以结合起来,关键是怎么根据社会发展、市场的需求去做。每个人的能力有大小,你什么东西都想干,那是不可能的。混业和综合经营的主要概念是根据市场风险和监管的角度来看待的,而不是简单地从市场的角度来看。

  记者:怎么看待银行介入券商的业务呢?

  蔡鄂生:银行自己的事要干好了,它还要介入券商业务吗?

    记者:你觉得银行自己的活儿干得怎么样?会不会被互联网金融冲击得比较厉害,有很多银行从业人员自己觉得没有出路,船大不能掉头。

  蔡鄂生:我从两方面看,觉得谁也替代不了谁,只是在市场业务发展的方向上,你说互联网金融取代银行,不大可能。

  记者:怎么看待像今年比较火的微信支付红包,它是否在扰乱金融秩序?

  蔡鄂生:有点像游戏,挺好玩的。

  记者:你抢了吗?

  蔡鄂生:我没抢。

  记者:发微信红包了吗?

  蔡鄂生:人家给我发一个,我就发过去一个。

  记者:这会对金融秩序带来挑战吗?

  蔡鄂生:我认为,这和金融秩序好像还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因为你现在关键要看微信现金池的功能和作用。作为中国传统的游戏来说,还挺活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