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化腾两会问答:微信红包是社交切入,但过了春节很多场景就不存在了

作者:  浏览量:731  发布时间:2015-03-05 09:06:20  

马化腾称,移动互联网就像电改造着传统产业。其实互联网+很多行业过去就已经很成熟了,比如说互联网加通信就是即时通信,过去有了电能让很多行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在有了移动互联网,每个行业都可以拿来用,改造自己的行业。

马化腾

昨日晚间,全国人大代表、腾讯公司CEO马化腾在参加“两会”的间隙进行了媒体见面会,就两会以及移动互联网发展、微信红包等话题接受了采访。

对于两会提案马化腾表示,因为自己所在的行业是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的领域,所以很多建议内容会跟这个相关,这次主要有四个方面的建议:

第一是,希望用“互联网+”的这种生态战略,希望能够被国家采纳。这个战略是说希望利用互联网的平台,利用信息通信技术能够把互联网和各行各业,包括传统行业结合起来,在新的领域创造新的生态。

第二是,如何用移动互联网把很多过去政府有关部门大量的信息数据互联起来。希望可以利用互联网技术把很多信息串联起来,改善民生,而不是单单的信息孤岛。在很多领域比如互联网交通领域、教育领域、环保领域等等都可以进行应用。

中国是全球最多的网民和手机用户,6.5亿的网民当中有5.6亿是移动互联网网民,这个渗透率是远高于全球的。在中国其实有非常好的基础,是在全球来说是率先做出这件事情的。这是非常好的基础,再加上一些云计算、大数据等都可以大大推进我们在各行各业的发展。

第三是,是网络版权的保护。滕旭这一两年战略做了很大的调整,我们把搜索、电商都卖掉之后,我们更加聚焦在核心,就是以通信和社交为核心平台,以微信和QQ为平台作为连接器,我们希望搭建一个最简单的连接,连接所有的人和资讯、服务。第二个事就是内容产业,就这么简单,一个是连接器,一个是做内容产业。内容产业最核心的就是知识产权,所以我们在很多领域呼吁知识产权的建立。

最后一个是信息的无障碍使用。有很多盲人是使用互联网的,以前在PC上面使用他用电脑的读屏软件,在手机的功能机时代,那时候手机还有键盘,有上下左右键,他可以听到软件念出的字,但是在现在大屏的触屏时代没有键,他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界面,这个需要手机的操作系统以及应用软件的配合,才能让盲人或者弱势的用户能够通过语音和通过触感使用互联网的服务。目前国外很多国家会建立一些标准,但是我们国家其实还没有建立。

此外,马化腾对于互联网+的战略也进行了进一步解释,他称移动互联网就像电改造着传统产业。

其实互联网+很多行业过去就已经很成熟了,比如说互联网加通信就是即时通信,过去有了电能让很多行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在有了移动互联网,每个行业都可以拿来用,改造自己的行业。

 

 

以下为媒体提问环节:

 

微信红包:社交切入,但过了春节很多场景就不存在了

媒体:腾讯自己本身在创新方面有什么特别实践,您觉得目前存在比较大的困难是什么,需要政府提供什么样的资源和政策支持?

马化腾:以微信为首的在做O2O连接器,三年前我在其他场合提出,用微信的扫一扫和摇一摇代表视觉和触觉可以看到很多周边的情况。有传感器、摄像头等等,这个和过去的互联网时代有很大的区别。它是可以去和传统线下很多公共服务是连在一起的。比如说实时公交领域,还有很多天气,我们用手机微信建立很简单的一个连接点。

媒体:最近微信红包非常火热,微信红包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成功?对于微信支付有什么影响?

马化腾:很多互联网公司都不约而同地考虑移动互联网如何在传统行业的连接,以及包括移动领域的潜力。目前大家各自的角度不一样,我们是从通讯社交领域转向连接服务,各有侧重点和优势,这个对消费者来说都应该是非常好的。

具体到红包。因为更加偏向社交,所以微信在这方面占的优势比较明显,因为它是偏社交类的,发红包给亲朋好友。今天春节自己发了20多万元红包,大部分是发给同事。这样的一种业务,最早诞生在微信里面,应该说今年效果还是比较好的。我们现在看微信红包,整个数字比去年还多了20多倍,是非常大的数量级。应该说这个也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让所有的用户知道移动支付和移动互联网的感受吧。

过了春节其实很多场景又不存在了,我们希望更多的互联网公司,移动互联网的公司在这方面能够做出更多的尝试。我们也希望作为一个小小的连接器,跟更多的公司合作。 

媒体:怎么看待和春晚摇一摇的合作? 

马化腾:摇一摇红包是都发出去了,但是有一些细节问题,摇之后还要分享,只有三分之一的额度能拿到,会让很多人觉得摇不到,设计上有一点小小的遗憾。但更多的还是看重亲情交流的氛围。

媒体:微信红包会不会收税? 

马化腾:目前B2C的有交税,你看到央视摇一摇红包是交税的,5亿的现金其实是有1亿纳税的,大家收到是4亿,但是C2C用户之间交的目前是没有,因为它是小额200块以下,跟你现实中的亲朋好友给个红包是一样的,目前在国家规定来说没有要纳税的,因为都是属于个人之间的馈赠,非常小额的。当然这个以后如果有规定,我们也能有办法解决,主要看大众是不是能接受,以及政策上是不是能接受。

 

如何看待垄断问题?

媒体:在移动支付上,对马云有什么建议?

马化腾:移动支付上肯定会有多家,我们也不是商品类的是服务类的。在社交、O2O大量跟支付有关,是我们做了一个零件开放给大家。具体能做成什么样的事情,我们也想象不到。我们还是打造一个零件,支付肯定是一个。

媒体:怎么看待垄断的问题?

马化腾:就像我们说移动互联网就好像是电一样,每个行业都可以拿去用。你说过去的能源行业是取代了别的行业成为支柱行业吗,其实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移动互联网也是一样。

媒体:怎么看待阿里巴巴的市值比其他家的总和还要多? 

马化腾:任何一家互联网公司,都做出了很好成绩,市值都是一时的,十几年前我们市值也不大。关键是在一波波浪潮下,做好自己。

 

信息无障碍的具体意义和解决方法是什么?

媒体:您讲到了信息无障碍的,请您介绍以下。对于农村来说,移动互联网的障碍在哪了?

马化腾:无障碍,我自用手机会觉得这个手机的字太小了,但是年轻人会觉得很大了,他会有这种不完全理解所有人的使用习惯。所以我就说软件可以自定义,字可以大一点、小一点,在软件使用都有很多这种无障碍的需求。更不用说真正的盲人怎么用手机软件,PC软件,他会遇到很多软件。

第一个障碍是我们以前也走过弯路,已经做了很多软件是无障碍的。过一段时间换了一个开发者,他又忘了,又走了回头路。软件里面的脉络要很清晰,而不是表面上花里胡哨、很好看,但是是没有逻辑的。这些开发的连续性和理念的重视是很重要的。

第二个问题,在农村我们也做了一些尝试,但是不多。我们开会努力解决这个解决,解决信息不对称,我们看到一些案例,包括农村,小的跟生活类相关的商家,他的服务很小,他也没有上网的技术。

后来我们看到基于微信有很多做微店的第三方平台,他们做了很多成果我们看到以后很受启发。里面大量的用户都不是过去电子商务的卖家,但是他们用手机、互联网很简单拍一个照,写一个价钱就可以做微店了。他的朋友转来转去,这样就可以把信息触达。

 

未来投资计划和海外市场战略如何? 

媒体:下一步海外市场发展还有什么样的计划和打算?

马化腾:我过去也谈到了那是国际化竞争的关键时间,到现在你看到微信、Whatsapp、Line、Kacao等等4家在很多国家的市场上基本上尘埃落定,原来领先的就领先,原来落后的也很难打破。因为即时通信它的特点就是这样,一旦占领了就很难去撼动。唯一的是你需要从更丰富的超越即时通信以外的增值服务等等角度去看这个竞争。

我们还有另外一个角度是内容产业,我们的内容产业在海外发展得也还不错,包括我们去年下半年开始进入到手游时代,手游成为一个比较大的领域的时候,我们也有很多精力用在部署全球的手机游戏厂商的投资和战略合作方面。这块儿对我们是一个主业,还是非常重视的。

媒体:怎么看待专车的问题?

马化腾:政府其实对互联网对传统行业改革还是很支持的,但是监管部门的态度肯定还是谨慎的,是大势所趋,大家都看的很清楚。譬如智能出行,大家还没有达到共识。车辆这个市场一旦放开就会乱,有了移动互联网之后,出现了很大挑战,包括uber在很多国家也是禁止的。 

我们只是滴滴的一个股东,他们合并之后,我们股份更小了,我们只是股东的角度,我们不会自己去做,现在有很多问题,政策问题,竞争问题。不只是出租,甚至是货运,能否用移动互联网去解决,还是一个新生事物,大家还是要去保护。

媒体:社交领域的创新还有那些空间?

马化腾:匿名社交,垂直社交都还是有很多空间。国外也是,Facebook,instagram,wechat 一直有很多新的社交产品出来,像匿名社交就不适合我们做,像我们投了一个小软件same,也是很有意思,好像看不出什么潜力,但又透着未来感。这类的我们还是通过投资来做。 

我们的架构还是适合做基础性架构性的服务,太深入的不适合我们来做,过去觉得只要跟我们有关的就不能放,现在想的比较开。

媒体:怎么看待关于互联网医疗的障碍?

马化腾:这个领域我们做了很多研究,相当复杂。像是我们投资的挂号网,再往下就更复杂。医院的线上系统很复杂,他们的供应商可能有好几个,把它互联网化很难。也有很多的解决方案。这跟整个体制有关,没那么轻松,我们还是从最简单的来,现在互联网医疗还在起步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