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I/O上销声匿迹的谷歌眼镜 真被放弃了吗?

作者:  浏览量:592  发布时间:2015-06-04 10:13:25  

导读:在今年的谷歌I/O大会上,曾经全球瞩目的谷歌眼镜销声匿迹,悄无声息,落寞离去。

旧金山Moscone West会场,年度谷歌I/O大会在这里召开。热闹纷杂的三层会展中心,布满了谷歌和合作伙伴的各种展台,两天时间排满了谷歌各种技术和产品讲解会。这是谷歌生态系统的年度盛会,也是全球谷歌开发者最重要的活动。

但在一片纷繁热情之中,却没有了过去三年最为热门的一项产品的身影。我没有在谷歌高管的讲话中听到,没有众多的谷歌产品展台看到,也没有在诸多技术讲解会上找到。在今年的谷歌I/O大会上,曾经全球瞩目的谷歌眼镜销声匿迹,悄无声息,落寞离去。

曾经无限风光

把记忆时钟回拨到三年前的谷歌I/O大会,这种对比就显得尤为残酷。2012年的那次大会或许是近年来最印象深刻和值得记忆的,因为谷歌发布了一款令世界都激动的黑科技——谷歌眼镜。在那一年的大会尾声,谷歌联合创始人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突然出现在舞台,用一种令全场沸腾的方式发布了当时谷歌最令人关注的新产品。

通过会场大屏幕,现场观众看到布林借助谷歌眼镜与会场上方直升飞机上的朋友进行视频通话。随后机上人员跳伞降落,布林和现场观众一道以实时视角看到了跳伞人员下坠以及降落伞打开的全过程。 降落在一个建筑物屋顶之后,机上人员将一个小包裹交给了下一组人员,而后通过绳索下落到地面,再转交给骑自信车的最后一组传递人员。

这时候布林宣布,这座建筑物就是大会会场Moscone West,而骑车人员马上就会进入会场。全程顿时响起掌声和欢呼声。 一分钟后,几名骑自行车的工作人员直接驶入会场及主席台,将包裹交给布林。布林打开包裹,里面是一副蓝色的谷歌眼镜。而后,布林与两位谷歌工作人员开始详细展示谷歌眼镜的拍照片、视频、短信等各种功能。

还能找到比这更炫酷的产品发布方式吗?在我参见诸多科技大会的记忆中,没有哪次的现场气氛比那年更为沸腾热烈。发布会结束后,我们排着长长队伍去订购第二年才会上市的谷歌眼镜,哪怕售价是高昂的1500美元。随后数日的媒体报道中,谷歌眼镜都是报道焦点和讨论热点。媒体、读者、业内人士、分析师都在兴奋地讨论未来谷歌眼镜会怎样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

2013年4月谷歌眼镜开始正式交付,我也是国内媒体中第二个做评测的。6月的谷歌I/O大会上,戴着谷歌眼镜的参会者随处可见。当时任何关于谷歌眼镜的消息,都会吸引微博上的大量转发评论。由于只有前一年的I/O参会者才能买到谷歌眼镜,原价1500美元的产品一时在二手论坛上炒到了1万美元依然有价无市。戴着谷歌眼镜出门,总会吸引所有人的关注与好奇。

这款设备同样吸引了开发者的高度关注,纽约时报、Path、Tumblr、Elle、Twitter、CNN、Facebook等诸多应用短时间内迅速登陆谷歌眼镜,甚至包括了成人色情网站。国内开发者也在密切关注着美国的这款未来产品,几个月后就推出了谷歌眼镜拍照转发到微博以及天气预报的相关应用服务。

如今黯然神伤

看起来一切都很好,谷歌眼镜似乎会成为新一代网络接入方式,成为下一个人机交互设备。然而,接下去的两年,谷歌眼镜的发展却高开低走,从最初的无限风光到现在的悄然离去,从最初的万众瞩目到现在的无人问津。这款顶着未来光环的产品,其急剧下坠的遭遇不禁令人唏嘘。

在去年的谷歌I/O大会上,谷歌眼镜依然出现在最为醒目的展台,并在纪念品商店中出售。谷歌宣布谷歌眼镜开放购买,同时和诸多时尚设计师合作,推出了各种颜色与造型以及配有近视镜片的谷歌眼镜,希望走时尚路线将谷歌眼镜推向消费市场。

值得一提的是,苹果CEO库克一直不看好谷歌眼镜的前景。早在2013年谷歌眼镜如日中天的时候,库克就曾经委婉表示,谷歌眼镜可能难以普及,或许只能吸引特定市场,很难大众化。而2014年,库克又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智能眼镜不是明智之举,因为这种设备的侵入性太强。

苹果是谷歌最大竞争对手,当时看来,库克这番表述更像是酸葡萄心理,因为当时苹果的可穿戴设备还远未成熟。但从结果来看,库克的判断是准确的。谷歌眼镜的确从未真正走入大众市场,从始至终都是开发者和极客们的玩物。

据外媒估计,谷歌眼镜的总计销量约在几千部。由于谷歌眼镜的用户基数始终未能扩大,从去年夏天开始,各家面向消费者的应用开发商对谷歌的兴趣明显下降,Twitter等公司纷纷停止开发和支持谷歌眼镜应用。而谷歌眼镜团队的数位高管,包括首席开发者和开发者关系总监,都已经纷纷离职。

一年前黑市售价还高达上万美元的谷歌眼镜,现在二手售价甚至只有一半的800美元。最终在今年1月份,谷歌正式宣布停止谷歌眼镜的探索者(Explorer)项目,不再接受订单,并将这个项目团队从原来到谷歌X实验室转移到此前收购的Nest硬件部门。

虽然在这次谷歌大会上,依然可以见到戴着谷歌眼镜的开发者,但数量已经明显减少。这些佩戴者是谷歌眼镜的真正忠实粉丝,他们并不认为谷歌会放弃眼镜项目,而期待着未来有一日还会再度兴起。一位来自Quora的实习生Elynn Lee表示,她几乎每天都会戴着谷歌眼镜出门,非常喜欢这个产品,因为她是谷歌的忠实用户与开发者。

而另一位来自意大利的开发者毛罗·索尔西亚(Mauro Solcia)则告诉我,他认为谷歌只是暂时的低谷,谷歌也不会真正放弃谷歌眼镜,只是这个产品目前更适合企业用户,所以停止向消费者出售而已。他认为,现实增强(AR)技术依然是未来的发展趋势,但或许现在时机和技术还远未成熟。

真的放弃了吗

那么谷歌真的放弃了谷歌眼镜项目吗?像谷歌、苹果、微软这样的巨头公司,每年都会有大量的新项目诞生,也会有不少的项目因为技术或市场问题被舍弃,这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在砍自己并不成功项目方面,谷歌也一样都是果断决然,甚至包括了Google Reader这种受到万千用户挽留的优秀产品。

从谷歌高层的态度来看,谷歌眼镜并没有被真正舍弃。谷歌董事长施密特今年3月曾经公开表示,谷歌不会放弃谷歌眼镜项目,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长期项目,只是进行了调整,确保为未来用户服务做好准备。

然而,据知情人士透露,即便谷歌眼镜没有被放弃,其原先的研发团队也已经流失殆尽,“整套班子都被重新洗牌了”。这意味着,此前集聚谷歌精英人才的谷歌眼镜研发团队损失巨大。或许正因为如此,随后就传出了谷歌眼镜重新招聘的消息,横跨了从产品设计到生物力学到人体测量学的多个职位。从招聘的职位和规模来看,谷歌确实并没有彻底放弃这个项目。

实际上,正如上述意大利开发者所说的,谷歌眼镜在消费者领域确实表现不佳,但在企业用户方面却拥有市场,尤其是在远程医疗、远程教育、企业流程方面。谷歌眼镜的企业项目“Glass For Work”小组在寻找企业市场用户方面表现得并不差,与诸多电力、电信、飞机与汽车制造商达成了销售协议。

如果回顾下以往新产品的发展和普及历程,任何一款新的硬件产品从最初发布到大规模普及,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个人电脑从商用进入家庭花了十年时间,平板电脑从微软推出到苹果普及也用了八个年头。因此,现在断言谷歌眼镜没有前途,或许也为时过早。此前阻碍谷歌眼镜普及的价格和电池问题,会随着技术的不断进步而解决。或许那时才是谷歌眼镜的春天。

后谷歌眼镜时代

在谷歌眼镜暂时搁浅的同时,市场上却有诸多类似谷歌眼镜的AR产品在不断涌现。从他们的融资状况来看,风投资本依然在看好AR产品的前景,认为谷歌眼镜的失败只是一个因为诸多个体因素导致的个案。相对于谷歌眼镜,这些产品都更加具有针对性,为运动、教育等特定市场需求设计,如加拿大的骑车眼镜Racon、加州的滑雪眼镜GogglePal。

更为重要的是,这些产品售价都在几百美元,更容易得到消费者接受。而谷歌选择了从消费者市场启动,但价格却定在1500美元的高位,阻碍了更多消费者的购买意愿。或许,对于谷歌眼镜这样的全新硬件产品,选择从企业市场切入,达到一定规模量级之后再推低价格,下沉普及到消费市场,会更加容易获得成功。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谷歌眼镜遭遇挫折之际,国内一家创业公司奥图科技却推出了功能极其类似谷歌眼镜的本地化产品酷镜。由于谷歌服务在国内无法使用,因此这款产品是谷歌眼镜的国内可用版,更为重要的是,相对于谷歌眼镜上万人民币的售价,酷镜的价格却不到3000元,更适合在国内普及。

奥图科技刚完成千万美元的A轮融资,领投方是德丰杰人脉中国基金。他们的产品酷镜配备了800万摄像头,同样采用骨传导技术耳机,可以语音和触摸操作,具有打电话、拍照、社交分享、录像和导航等功能;还可以直接语音搜索附近的生活商家信息,在眼前展示。

或许是吸取了谷歌眼镜失败的教训,同样在发布之初获得全球关注的微软黑科技HoloLens,如今的步伐就显得更为沉稳。这款融合了虚拟现实与增强现实的产品并不着急出货,而是不断携手企业用户及特定市场的合作伙伴,先为这款全息眼镜打好用户基础。毕竟一款售价高昂的产品,要一开始就在消费者市场站稳脚跟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后记:

回顾科技产品的历史会发现,有为数众多具有前瞻意义的产品,在发布初期都因为技术和普及问题遭遇过严重挫折,遭到冷遇、搁置甚至放弃。但等到技术条件成熟、价格趋于大众、应用场景完善,这些产品或许会重新浮出水面,大获成功。当然,也有更多的产品和厂商,都在科技发展的汹涌洪流中消失不见。

很多人,很多事;很多产品,很多品牌;也许永远不回来了 也许“明天”就回来。